非鱼

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

盛世太平【╮(╯▽╰)╭标题什么的,随便吧】

烛龙之箭携带铺天杀气而来的时候,他就那样站着。
潇洒,平静。
极目冷眼笑苍云,寂寞一生傲苍穹。
生命最后一刻,人亡,剑折。

我要陪着他,从初遇至消亡。
走山走水,火海刀锋,不弃不悔。
第一次见面,那是一个脸色苍白,容貌清俊的少年,他说,“江湖战乱纷起,我有一个愿望,天下止武,盛世太平,你可愿陪我?”
他的眼神坚定,我说“好,我陪你。”
从此,我有了一个名字——九锡。
从此,我有了一个信仰——寂寞侯。
那个叫六祸苍龙的男人走了之后,我看到他叹气。
他说,六祸苍龙不值得辅佐,他要等,等一个可以助他完成理想的人,可是他不知道他等不等得到。
问天谴最后一次来冷峰残月的时候,他们谈了很久,可是我听不到,寂寞侯并没有将我带在身边。
在冷峰残月,他并不会虽然将我背着,更多时候,我都是作为一个旁观者,不远不近地看着。
我只知道,最后,问天谴走了,似乎有些失望,又似乎有些无奈。寂寞侯却是笑了,笑的孤独,笑的寂寞,一如他的名字。
之后,问天谴没有再来过。
冷峰残月只剩下一个会经常来到的人,叫做四非凡人。他喜欢和寂寞侯下棋,虽然很多的时候都是输,可是却不影响他再输一次。
听说那个叫做六祸苍龙的人再次出现在武林,搅风搅雨,寂寞侯叹了口气却是踏出了冷峰残月。
他说,不值得,又说,来不及了。
后来,那个叫四非凡人的人也不再来了,冷峰残月只剩下一盘棋。
之后,我随着他去了另外的地方——卧龙居。
每天都会有人来卧龙居,感觉似乎热闹了许多,可我知道他更孤独了。
红河血祸,天下止武。
他选了一条在别人看来错误的路,曾经的朋友,如今的对立,能可同行的只剩下包藏祸心的野心家。
六祸苍龙要的是霸业,他求的是太平。
一身白衣的寂寞侯和辉煌的紫耀皇殿格格不入,却在那里占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位置。
六祸苍龙并不信任寂寞侯,他知道,一直知道。
从头到尾,寂寞侯要的都不是六祸苍龙的信任,不是功成名就,他只有一个梦想,终其一生也要完成,明知不可为。
一卷名册,记下六祸苍龙所有需要注意的敌人,最后一人,潇洒恣意的四个字——文武冠冕。六祸苍龙的罪业有他推波助澜,他会亲手了结。
事实也确实如此。
铡龑计划,烛龙之箭。
智者无情又多情。他可以算计所有人,包括自己,他可以为苍生付出所有,包括自己。
为了一个愿望,付出一切去追逐,是坚持,还是执念?
当一切已成定局,是非对错已经不重要了,我知道他从未在乎。
英雄或者阴谋者,从来都是由人去说。
我做过一个梦,平静的小村庄,年迈的老者对!身边的小孩讲着一个故事:当年,一队军兵在强盗手下救下我们这个村庄,他们说是奉了军师的命令,他们说那个军师叫做寂寞侯……

极目冷眼笑苍云,寂寞一生傲天穹。
总要有人去做,不是吗?
吾不后悔自己所选择的道路,唯一的遗憾,是吾已无法继续走下去。
谁曾亲眼看过,天下止武的世界?为什么你们能断言这个结局必定是错?
为什么,为什么每一个吾在意的人都不认同吾之想法呢?
补剧到开疆纪第二集,一直以为寂寞侯退场还早,还早。却似乎突然之间就到了,像寂寞侯口中的“时间到了”,明明早就知道寂寞侯的结局是死,明明早就知道他是怎样退场。
真正到了这一刻还是很……怎么样呢?难过,心疼,怜惜,各种心情,复杂。最清晰的却是,佩服,九锡插地,负手而立,淡定,洒脱。
你怎么可以如此平淡面对死亡,将自己的生命算计。
-_-///最后再说一句,我的字果然很丑。